Menu

行業的新,就是標榜自己很環保

本文由《紐約時報》授權《好奇心日報》發佈,即使我們允許了也不許轉載。 

4 月 22 日是地球日,對此仁者見仁:一些人藉此機會種一些小樹苗;一些人稱之為激進主義;還有些人則把握時機為自己的新年規劃添磚加瓦。

對於大多數時尚人士而言,這一天意味着郵箱里紛沓而至的環保宣言,要麼打着「綠色新流行」的口號,要麼號召大家使用「百分百環保手袋、背包以及手拿包」或者「10% 生態環保染料、材料」,形形色色的倡議旨在宣揚時尚圈的環保意識以及取得的成果——當然這些想法都凝結在需要你購買的產品里。

事隔兩天即是時尚革命日,其所宣揚的主旨卻截然不同:紀念 2013 年拉納廣場工廠坍塌悲劇,同時提醒世人時尚產業鏈仍然缺乏透明度。(組織者倡議公眾將衣服裡外反穿露出衣服的標牌,並拍照片添加標籤 #whomademyclothes 發佈到推特。)

前後兩天所宣傳的訊息南轅北轍。人們是該慶祝還是責難?

行業的新,就是標榜自己很環保

總體而言,默認反應是繼續保持審慎的懷疑態度,至少對前者而言。出於職業習慣我總是對事件的動因保持質疑,況且批評總比讚美容易說出口(以免顯得像個托兒),不過時尚產業早就因其產業鏈醜聞而臭名昭著了,從血鑽到上世紀 90 年代耐克血汗工廠再到如今的孟加拉悲劇。

快銷時尚製造出大量廉價服裝,很難想象他們不賺錢,儘管 H&M 交出了一份可持續報告

誠然,變革正在發生。

可持續服裝聯盟首席執行官 Jason Kibbey 在加州總部接受採訪時稱,「一條生產線上某件衣服的纖維選擇不會產生任何影響。但是人們似乎已經意識到這一切不僅僅是自己買的開心而已。」 Kibbey 先生的團隊是一個貿易組織,成員眾多,範圍從巴寶莉到美國環境保護基金。

如今可謂可持續時尚的 2.0 時代,也可以採用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健康項目資深專家 Linda Greer 的建議,稱之為「可持續之旅」。

第一階段的任務旨在宣傳相關問題、推廣保護意識;在 2.0 時代各品牌則着力從用水、用電、纖維生產等方面評判自身的環境影響力, 正如 Kibbey 所言,「企業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承擔起責任。」

舉個例子,開雲集團 2010 年以來以彪馬為例首推環境損益表,如今這一分析方法已經應用於集團旗下所有的奢侈品牌上,並將於 2016 年公布測評結果;此外,Dow Jones, Ethisphere 以及 Corporate
Knights 等公布的可持續發展指標也將用以測評其旗下企業。

本周的兩個引人關注的事件反映出時尚圈參與環保事業的新意願,即使此類話題絕非媒體炒作的興趣所在。這類倡議很難用一張 Instagram 照片說得明白。

時尚產業仰仗於圖像,深深依賴媒體平台,要知道美國時裝設計協會將在今年 6 月向 Instagram 頒發媒體大獎,在此背景之下,環保方面的倡議固然值得關注。

阿迪達斯這個長期活躍在各個指數排行之上的品牌近日宣布與 Parley for the Oceans 組織簽訂為期 5 年價值 7 位數的合同,後者旨在宣傳、處理海洋塑料問題。用阿迪達斯全球品牌總監 Eric Liedtke 的話說,這是該公司截至目前在此方面最為長遠的投入。未來阿迪達斯將參與到新型塑料製品的研發以期能夠應用於可循環滌綸的生產,並且引領更為直接的行動,換言之,在海灘上撿垃圾。

行業的新,就是標榜自己很環保

此外,向來熱衷社會活動的奢侈品牌 Maiyet 2010 年以來一直致力於在欠發達地區打造可持續商業模式,啟動了首個供應鏈倡議。該公司還與 Gobi
Revival
基金會合作資助疫苗項目,並且設立了針對蒙古牧羊人的「牧場衛生」項目,後者還有助於 Maiyet 獲得更「乾淨」的羊絨。

Maiyet 承諾每年向此項目投入 20 萬美元並直接向牧民購買 40 噸羊毛纖維(此舉意在反擊歷來存在的中國掮客),隨後該公司可以在意大利的工廠加工羊絨,加工流程受到 Maiyet 的監控。該公司計劃將生產出的材料帶到 Pitti Filati 佛羅倫薩紡織品博覽會,對於品牌自身以及其他購買的商家而言都是上乘的質量保證。當然,在此過程中 Maiyet 也能獲得額外的利潤。

兜售概念要比賣衣服複雜的多。藉助合作夥伴 Pharrell Williams,阿迪達斯攀上了 Parley,但是垃圾和羊糞可沒有包包、靚模吸引眼球。

供應鏈問題是時尚圈最為棘手的問題之一,它關係到牽扯其中的人力和環境成本,並且這個領域也始終有人關注。正如 Greer 所言,「這也算是該行業一個重要熱點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正是由於環保主題不那麼吸引眼球,Parley 的創始人 Cyrill Gutsch 才會想要和阿迪達斯合作,「創意行業製造輿論,球鞋往往是叛逆的象徵,他們很貼近年輕消費者。」

諷刺的是這其中的關係似乎發生了轉換,以往時尚品牌總要攀附明星製造聲勢、吸引目光;如今時尚品牌卻搖身一變開始帶動其他行業。相關品牌得到的不僅僅是好口碑,在聲譽風險管控、品牌價值增值方面同樣有利可圖。

與此同時,時尚圈的第三大發展贏得了全世界環保批評家的讚譽,實屬不易。

具體說就是 Burak Cakmak 被任命為美國帕森設計學院時裝戲系主任。根據帕森執行院長 Joel Towers,學院在近 200 名候選人中選中了 Burak Cakmak,後者主要在開雲、施華洛世奇以及 Gap 等企業從事可持續類工作。

「我們想找一個能夠闡釋時裝未來發展的跨界人才,Burak 是個有力的人選。」

在帕森,可持續發展的概念必將融入所有課程設置中,而非局限在某個單一的學科。未來各大時尚品牌的僱員,從創意團隊到公司執行層面,都務必具備環保以及人權的認識。這也算是在「智能設計的大範圍內。」

時尚行業發展至今,綠色已不是代替黑色的新色彩,環保概念也不再是隨着潮流變換的流行元素。

如今它更像是新的丹寧色,一種業內所有品牌都少不了的基本元素。

 

翻譯
國舅

行業的新,就是標榜自己很環保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Categories:   時尚裝扮

Tags:  , , ,

Comments

Avatar

驗證程式 * * 超過時間限制, 請再次刷新並填寫驗證值.